Menu

鸭脖最新版yabo观中国 为何要在路上一条道走到黑?丹麦学者起底西方“心魔”

0 Comment

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长期以来对中国缺乏了解,却抱有深刻的意识形态偏见。他们把中国当做最新的“假想敌”,不遗余力地打压、抹黑中国,挑起意识形态纷争。这种做法不仅无知而且危险,其目的是为了构建起一套服务于军工-媒体-学界复合体的意识形态结构,但最终西方可能被自己编造的谎言所反噬。

我今年70岁了,长期以来,我总是听人说,“俄罗斯人有一天会发动突然袭击,并在48小时内占领巴黎”云云。我们西方国家好像很弱——也许现在还不是,但如果我们不大幅增加国防经费,我们将在未来五年内变得很弱。

而眼下,我们,也就是西方,已经陷入另一场“冷战”——中国是新的最大敌人。

在西方主流媒体中,你读到和听到的都是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,包括它的发展状况、领导人、执政党和政策;你不可能了解到,在民众对政府满意度排行榜上,中国排行第一。美国哈佛大学一项权威调查显示,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满意度高达近95%,而美国民众对美国政府的满意度仅为38%。中国已经有超过7.5亿人脱贫,在国内彻底消除了极端贫困。

其实,大多数西方人根本不了解中国,对中国的历史、发展、社会和思维方式一无所知。你越是不了解中国,从来没亲自到过中国,那就越容易对中国产生负面印象。

对抗、谴责、打压、遏制,最终战胜中国,成了美西方现在唯一的外交政策目标。在美国,甚至有相关法律做支撑:根据《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》,美国计划拨款15亿美元用来培训媒体人员,专门从事关于中国和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负面报道。要知道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国际合作项目,涉及140多个国家,甚至连欧盟和北约成员国意大利也是参与方之一。

再结合美国的媒体宣传,你就不难明白,美国所标榜的“媒体自由、多元、客观、独立”理念已死——不是被别人杀死,而恰恰是被美国自己杀死,被那些美国怎么说自己就怎么报的“主流媒体”杀死。

苏联时期,可能没多少苏联人真的相信《真理报》,但在西方国家,大多数普通人仍然对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深信不疑(如果他们对自己国家或地区以外的世界还算关心的话)——然而这些媒体恰好在反俄、、反伊朗的态度上高度一致,而对亲北约、亲美国、亲军事、亲战争或干预的观点却不做批评或质疑。

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已经走得很远了。在不久前的德国大选期间,我收听了最后一场各党派领导人辩论,发现在辩论主持人说到“俄罗斯和中国是大威胁”时,竟没有一个政党领导人提出反对,就好像这是事实一样。所有党派的领导人都或多或少地认为,北约成员国有必要把军费开支增加到GDP的2%。这根本不是理性的观点。正常的逻辑应该是:一国军费开支多少,要看它真正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威胁,而不是随GDP而增减。

然而这就是现实:如今他们的认知水平就是这样,关于和平、裁军的话题要么消失不见,要么备受质疑。这种反智主义和肤浅的军事安全思维必然会起到反噬作用,尤其是对那些盲目追随美国的人,正如当年东德盲目追随苏联。

这种现象出现的原因之一,是植根于西方世界内部的偏执。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曾在他著名的告别演说中警告人们“当心军工复合体”;然而在西方,其实有一个比军工复合体运作水平更高、实力更强大的利益集团,那就是“军工-媒体-学界复合体”。

但仅仅是偏执还不足以解释一切。这种偏执的最终目的是增强军工-媒体-学界复合体、或者说是军国主义的影响力——而这无疑带有自我毁灭的危险。军国主义就像酗酒或吸毒成瘾的人,总是过段时间就要“来上一口”,让自己“爽”一下——如果不及时寻求帮助的话,他迟早让自己给“作”死。

同时我们还看到,西方习惯于用自己的阴暗面来揣度其他国家。他们总是对别人的“错误”指指点点,但其实那些“错误”恰恰是他们自己做得乐此不疲的事情。比如说,西方经常指责中国“侵犯人权”,但事实却是,中国使7.5亿人脱贫,而美国至今仍有大约20%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。还有,西方怎么能让我们相信,已经200年没有侵略过任何国家的伊朗,竟对世界构成了威胁?

在西方眼中,好像到处都是敌人——他们也确实需要“敌人”,这是一个脆弱、分裂的社会的标志。一个正常人,不会看见谁都觉得像敌人,只有当对方变得跟自己一样时,才把他当朋友。问题出在哪里呢?就出在缺乏自信和安全感。

还有一个词可以恰如其分地描述西方的世界观,那就是“二分法谬论”,即这个世界是“非黑即白”的,不存在“中间地带”:我们就是好,他们就是坏;东方就是要对抗西方;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就是对立的;要么站亚当·斯密,要么站马克思;要么支持我们,要么支持我们的敌人;要么主动顺从我们,要么被我们征服;要么接受我们的“普世”价值,要么被妖魔化,受到惩罚。

与此相叠加的是西方人心中一种基督教传教士“把上帝福音传遍世界每个角落”式的热情。北约在130多个国家建有700-1000个军事基地,还组建特种部队,在他们感觉有敌人“潜伏”的地方搞情报渗透,发动大规模心理战,利用媒体编造谎言,植入他们的叙事——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一己私利,而不是为了共同利益。

此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西方真的正在走下坡路——对此,他们自己坚决不能承认。美国等西方国家现在的行为就像一个老家长——他行将就木,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权力,他作为领袖、权威和榜样的角色越来越被忽视,如同一个老师不但管不住学生,反而甚至被一些学生嘲笑。

西方害怕终有一天,“真理报时刻”将会降临到自己头上。到那时候,西方民众将发现,他们再也不能相信西方媒体告诉他们的东西——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地接触到另类观点,从其他国家的媒体和新闻机构,以及真正的独立消息源来获取和利用信息。

届时,就像1989年柏林墙上的砖头一块一块地掉下来一样,人们会逐渐认识到:这个体系压根不是他们告诉我们的那样为了民主、自由、人权、世界的共同利益与和平——它只是一种宣传。而这种宣传还只是冰山一角,在它的下面是国家利益深冰,还有几艘“攻击型核潜艇”,分别叫做“军事”“政治”“心理”和“文化”。

部分西方人认为,一些国家在军事上、体制上,甚至道德、种族和文明方面处于弱势,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国家。西方为了打好宣传牌,需要不断地把自己定义为更高级、更优秀、更强大的人,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公共利益,只有这样才能拥有“低等国家”做梦也想不到的特殊权利。

我认为,西方面临的唯一威胁就是西方自己。西方编造出出种种“威胁”,都是为了构建起一套服务于军工-媒体-学界复合体的意识形态结构。这是一部危险的“永动机”。

因此,对于西方这种意识形态操弄,以及由此创造出的“敌人”形象和人为煽动的恐慌情绪,我们不应一味地接受,而要予以坚决反对、批判,并敢于提出不同见解。

如果西方领导人没了“敌人”就活不下去,那我们可就全都遭殃了。我决不认为这是个好选择。上世纪70年代,美国动漫大师沃尔特·凯利 (Walt Kelly) 创作的漫画人物Pogo有句名言:“我们遇到了敌人,他就是我们自己。”

说到底,我们希望看到的情景是,世界各国领导人齐心协力,为各国人民服务,并且表示:“我们一致同意,减少(比如说减半)武器装备和军备竞赛带来的浪费,把省下来的数万亿美元用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,把富余出来的人力和其他资源用于创造共同福祉。我们要首先把彼此伙当做伴和朋友,要开展合作而不是对抗。”

遗憾的是,似乎没有人有这样的远见,因此我们正朝着空前的灾难越滑越远。但是只有当我们明白这一点,并且当西方实现“华丽转身”,在一个政治上多极、文化上多元、军事上非对抗的世界里成为一个强大而健康的合作伙伴的时候,人类才会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,我们才会更容易在气候变化、贫困、全球民主、发展、水资源、文化教育,以及和平问题上找到解决方案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